耶穌的復活, 能証明嗎?

晨露

人死如何能復活?我們不少人都很難接受耶穌復活的說法。你們能証明嗎?

— 美國 周雲

“復活”超出了一般人的經驗範疇,所以很多人質疑它,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好在雖然耶穌復活的意義屬於神學範疇,耶穌復活的事件本身卻屬於歷史事實。我們可以一邊對照著對復活質疑理論,一邊用查証其它歷史事實的方法,對“復活”事件加以考察。

三種質疑的理論

  常被提到的質疑復活的理論有這麼三種,(一)耶穌此人根本不存在。(二)耶穌根本沒有死。(三)耶穌死了,卻並沒有復活。

關於第一種理論,即“歷史上並無耶穌此人,是後人杜撰、想像出來的”,很多來自大陸的中國人持這種觀點。不過,當這些人在海外居住的時間久了,這一觀點多半會自然淡化、消失。讀者若有興趣,歡迎翻閱我在《海外校園》第 29 期第 29 頁上的〈耶穌是神話?〉一文。

  關於第二種理論,“耶穌在十字架上只是昏蹶過去,卻被誤認為是死了”,這個理論是到了十八世紀才由法國的理性主義者范德瑞尼( Venturini )首次提出。但專家學者們在研究了早期的資料、羅馬史學家的記載、猶太人的証據等之後,已摒棄了這種理論。

屍体不見了

  至於第三種理論,“耶穌並沒有復活”,又有數個分支理論。對於“耶穌的屍体不見了”這一事實本身,無論是支持復活理論的還是反對的,都共同承認。分歧在於“屍体到哪兒去了?”支持者認為耶穌復活了,當然就不存在“屍体”了。而反對派中最流行、擁護者最多的說法則是: “門徒偷走了屍体,製造了耶穌復活的神話。”

  有趣的是,這種說法,最初就記載在聖經上。根據《馬太福音》第二十八章的記載,有一些守墓的士兵看到了天使降臨在耶穌的墳墓上,宣告了耶穌復活的消息。但是,當他們進城去,把經過告訴猶太祭司長後,祭司長和長老聚集商議,拿許多錢給他們,說:“你們要這樣說:‘夜間我們睡覺的時候,他的門徒來,把他偷走了。' 倘若這話被巡撫聽見,有我們勸他,保你們無事。”這些負責守墓的士兵,當時正面臨著因失職而將被處死的處境-— 羅馬帝國一直很嚴格地執行著這項軍令。除了轉去投靠大祭司,他們別無生路。同時,他們也收了大祭司的錢,就照著大祭司的話去做。於是,“這話傳說在猶太人中間直到今日。”(《馬太福音》 28:11-15)

  其實只要冷靜地分析一下,就會發現,這個流傳已久且甚廣的理論是站不住腳的。“夜間我們睡覺的時候,他的門徒來,把他偷走了”,這句話在邏輯上是不通的。守墓的兵丁若醒著,絕不會讓門徒把屍体偷走;若兵丁們都睡了,他們怎麼知道是門徒把屍体偷走了呢?而且,如果真是門徒偷了屍体,制造了謊言,他們的動机又何在呢?謊言背後總隱藏著一己或一個小集團的私利,但門徒盜屍有何私利可圖呢?相反地,他們宣揚耶穌的復活,所得到的只是譏笑、辱罵、毆打、入獄和處死。耶穌的門徒中,除約翰外,全部殉了道。歷史上,為自己堅信的信仰赴湯蹈火的,雖有很多,但為自己捏造的謊言、明顯虛假的信仰甘心受苦受死,則恐怕是少而又少。

史學上的証據

  福音書上記載的、耶穌殉難後的多次顯現,是耶穌復活的最主要、最直接的証據。福音書記載,耶穌在復活後的四十天內顯現了十次,後來又在大光中向掃羅(即保羅)顯現一次,一共十一次。有時是向一個人顯現,有時向一小群人顯現,最多一次是同時向五百多人顯現。他在光天化日下顯示自己,並參與日常生活,如旅行、用餐、捕魚等。他同門徒們一起吃東西,又邀請心中狐疑的多馬,伸手去摸他手上及肋旁的傷痕。他不是一個幻影,他的出現也不是驚鴻一瞥。

  《歷史與基督教》( HistoryandChristianity )的作者孟沃華( JohnWarwickMontgomery ),對福音書中上述記載的真實性,做過如下評論:

“ 要記得當耶穌的門徒宣告耶穌復活的時,乃是以目擊者的身分發言,他們的聽眾中有不少人是知道這件事的。公元 56 年時保羅在書信中寫道,約有 500 個以上的人曾見到復活後的耶穌。保羅寫此信之時,這些人中的大多數都還活著(參閱《哥林多前書》15 :6 )。早期的基督徒們不可能站在一群能反駁他們的人面前,傳揚耶穌復活的道理。這些反對的人只要能找出耶穌的屍首,門徒的道理就立刻不攻自破。 ”

  除了聖經上的記載,還有非基督徒史學家留下的記載。例如,著名猶太史學家約瑟夫,在《猶太古史》中記載:“ 耶穌 …… 這個人是彌賽亞,第三天他活過來,顯現給許多人看。這件事以及許多其他的奇事,都說明先知所提到有關他的事都是準確的。 ”

  還有撒瑪利亞的史學家他勒( Thallus ),他的作品多在公元後 50 年左右寫成。他持有反基督教立場,卻在作品中記載了耶穌受難時,遍地都黑暗的情形。他將原因歸為“日蝕”。公元 221 年左右,作家猶非利加納斯對他勒的“日蝕”發表評論,表示“照我看來,似乎不合理。”很多科學家、包括為數眾多的天文學家及史學家,都支持非利加納斯的觀點。因為按照天文學的推算,以及對猶太人曆法的研究,耶穌受難時正逢滿月之日,即地球正處於太陽與月亮之間,且在太陽與月亮的連線上。而發生日蝕的基本條件,則是月亮恰好處於太陽與地球之間。因此,把耶穌斷氣時遍地變黑歸結為“日蝕”,是不合天文學常識的。

  還有一些歷史資料,記載了耶穌的門徒因傳福音而被迫害甚至殺害的情況。這就引出了復活的另一個有力証據,那就是耶穌門徒的改變。原先因耶穌的殉難而絕望,甚至四處逃避躲藏的門徒,突然一掃怯懦、頹喪,充滿信心、勇氣和愛,拚死為耶穌基督做見証。若把這種戲劇性的改變,歸咎於門徒偷走了耶穌的身体,然後自行備受“鼓舞”充滿信心和盼望,似乎太不合情理。此事唯一合理的解釋是,一定發生了神蹟:只有他們親眼目睹、毫無疑慮的神蹟,才能給他們帶來一生中本質的改變與飛躍。

歷史的痕跡

  復活在人類歷史上還留下了許多十分顯著的痕跡。例如主日的設立。耶穌殉難節前猶太人皆按律法守安息日(每周的第七天,即星期六),已有一千多年。對一個猶太人來說,生命中能做的最敬虔的事就是嚴守安息日。然而在耶穌殉難後,他的門徒和其他信他的猶太人,突然改守安息日為守主日(每周的第一日,即星期日)。必有一件重大事件發生了,才可能改變猶太人的傳統習慣。這個重大事件就是耶穌的復活,因為耶穌是在星期日復活的。人們守主日就是紀念耶穌的復活。這一習俗一直持續到現在。

  復活留下的歷史痕跡還有:教會的創立,聖餐和洗禮的設立,十字架的象徵意義等。

  兩千年來,日復一日,全世界千萬的基督徒,同聲朗誦著這樣一句奇特的話:“第三天他從死裡復活。”他們的親身經歷,以及生命的改變,使他們對此話堅信不疑。看,這就是你身邊的証據。

  耶穌的復活,的確無法用自然科學的方法驗証。然而,誠如劍橋大學的著名學者魏思科( CanonWestcott )所言:

“實際上,把所有的証據集合起來,我們大可以說,歷史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比基督復活有更充分、又更多樣的証據。除非你先存成見,認為這一定是假的,不然,沒有任何事物可以使我們認為他復活缺乏証據。”

  很多不信基督教的人,並不是因為復活的証據不足 —-他們根本無意去考查、求証,他們只是以一種漠不關心的態度嘲笑譏諷。所以,他們不信,是出于意志上的原因,因為不管事實如何,他們都鐵定了心不信。在我認為,這實在不是科學的態度。

本文部份參考並引用段落之書目:《鐵証待判》( EvidenceThatDemandsAVerdict),作者JohnMcDowell,韓偉等譯,更新傳道會出版。 《遊子吟》,里程著,校園書房出版社。

载自《海外校園》第三十二期 1998/12

<< 回首页